来撩视频app

“即说咒曰,揭谛揭谛,波罗揭谛,波罗僧揭谛,菩提萨婆诃。”

又一段心经诵完了。

明心双手合十,低诵了一声佛号,小小的,还带着一点稚气的脸上却是慢慢的郑重和肃穆,显然,在后宫里对着一个小公主念诵心经和在佛堂里念诵,对他而言并没有任何的不同。

只是,身边多了一个点着脑袋,快要睡着的心平。

可就在这时,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的宜妃突然睁大了眼睛,说道:“永平?”

心平一下子就醒了,但她还有点发懵,睁大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,倒是明心和宜妃一道走到床前,果然看见一直昏睡不醒的永平公主这个时候慢慢的睁开了一点眼睛。

宜妃高兴得笑了起来,说道:“我的儿,你终于醒了!”

她迫不及待的扑上去抱起自己的女儿,永平烧了快一整天了,也没吃什么东西,被母亲抱在怀里时全身也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。

心平这个时候高兴的扑上床去,摸着永平的脸道:“妹妹,你还痛不痛啊?”

永平公主对着她摇摇头。

这个时候她好像才稍微的回过神来了,小脸上被低烧折腾出的淡淡的红晕倒是退了不少,眼睛也亮亮的,一下子就看到了明心。

突然对他咧嘴笑了一下。

秋色怡人美女清纯唯美写真

明心道:“阿弥陀佛。”

这时,外面的人也听到动静,纷纷进来,明心和尚便退到了一边,下面的宫女太监立刻叫来了太医,检查了一看,永平竟然真的退烧了,人也完全清醒过来,还知道饿,宜妃喜不自胜,立刻让人送了一些清淡的饭食过来。

而这过程中,永平一直睁大眼睛看着明心,对着他嘿嘿的笑。

宜妃也回过神来,转头看着明心,说道:“你,不错。”

她虽然也很感激,但毕竟身份上是个妃子,不可能对一个这样的小和尚感激涕零,明心仍旧双手合十,毕恭毕敬的道:“娘娘谬赞了。既然小殿下已经无恙,那小僧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听到他这么说,心平再一回头看看窗外的天色,吐了一下舌头。

“都这么晚了。”

宜妃这个时候也总算安下心来,说道:“都这么晚了,你们也该回去了,再晚一点贵妃娘娘就该担心了。来人,送心平公主回翊坤宫。”

心平又摸了摸永平的脸,温柔的说:“妹妹要乖,好好休息,姐姐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永平乖乖的点头。

心平说完便从床上滑下来,跟明心一起走了。

当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,永平突然又大声喊道:“哥哥!”

明心回头看了她一眼,双手合十低诵了一声佛号,仍旧转身走了,宜妃轻轻拍了拍女儿,说道:“别乱喊,你的哥哥们都在京城呢,一个是太子殿下,一个是汉王殿下,哪来其他的哥哥。”

说着,点了一下她的小鼻头。

“让你父皇听见了,要骂你的。”

永平睁圆了眼睛“哦”了一声,乖乖的点点头。

另一边的翊坤宫中,南烟倒也还没有发现天色已晚,而心平跟那明心和尚都还没有从建福宫回来,她只是眉头紧锁,面色凝重,沉默了许久才对着祝烽道:“城外的饥民,劫走了朝廷的粮食?”

祝烽阴沉的脸上透着一点许久未见的杀意。

半晌,才沉沉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因为这一点沉重的声音,整个翊坤宫都仿佛被一种阴沉的气氛笼罩起来,御膳房的人正要送东西进来,这个时候也都小心翼翼的,在若水的指挥下将碗碟摆好,一个个屏着呼吸退出去了。

完了之后,若水又对着这边看了一眼。

南烟只对着她摆摆手,若水便也不多说什么,行了个礼便退出了翊坤宫。

偌大的宫殿里,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南烟小心的看了祝烽,心里多少也有些忐忑——饥民抢粮食这种事情虽然少,但也不算罕见,人在饿极了的时候什么事做不出来呢?真要为这种事情发怒也着实犯不着,大不了派出兵马去城外找回粮食,抓住那些作乱的饥民,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就是了。

可是,祝烽今天的神情,似乎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。

若这么简单,他也就不会带着陈玄他们几个在御书房里商量了这大半天了。

而且最让南烟疑惑的一件事就是——这一次饥民入城,为什么金陵这边连一颗粮食都没有拿出来赈济灾民?如果说是这边没有粮食,那被饥民劫走的粮食又是怎么回事?

但看着祝烽这么阴沉的脸色,南烟也不好多问,只轻声说道:“皇上,还是先用点东西吧,吃了东西在想事情不迟。”

祝烽沉着脸,过了好一会儿,才沉沉的叹了口气。

他跟南烟一道走到桌边,南烟盛了一碗粥双手奉给他,祝烽接过来,却只是捏在手里半天都没有吃一口。

南烟也知道,如今他心里肯定很多事情纠结着,还不如帮他理一理。

于是轻声说道:“皇上,为什么这一次,金陵这边一颗粮食都没有拿出来赈济灾民呢?陈玄的胆子就这么大吗?”

祝烽看了她一眼。

沉默了半晌,才生硬的说了一句: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”

—————

“无米之炊?”

南烟皱着眉头,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:“金陵城内,没有粮食了?”

祝烽没说话。

但这样,显然就是默认了。

南烟在心里倒抽了一口冷气——金陵城内没粮了?这怎么可能?

金陵是大炎王朝的南都,是鱼米之乡,整个南方最富庶之地,怎么可能没有粮食?

听见她这么说,祝烽像是苦笑了一声,说道:“你再想想。”

“……”

南烟皱着眉头又想了一会儿,这才慢慢的有些回过神来。她想起几年前太子大婚的时候,她跟祝烽就为了如何置办的事情掰着指头算朝廷的用度,其实那个时候,国库里的银子就有些捉襟见肘,除了出使西域花了一大笔钱,叶诤出海的开销也全都是朝廷负担的,最重要的是,经过了祝成瑾一场大乱,金陵城几乎全被毁了。

那之后,重新修城,包括安抚百姓,减免赋税等等。

这样一算下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