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自制国产之光32部

心平歪着脑袋看着他:“饥民是什么?”

那不忌和尚和明心对视了一眼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,心平一把薅过明心的胳膊,说道:“快说呀,饥民是什么?”

明心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就是饥饿的人,饿肚子的人。”

“饿肚子?”

心平听得一愣,立刻回想起了他们在皇陵观最后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,她曾经问过她的父皇,天下人会不会饿肚子的话。

平时,不管她问什么,她的父皇都会笑呵呵的,耐心的给她解释。

可那一次,她问了一遍又一遍,父皇却始终没有说什么。

而在后来,听见她的母妃和宜妃娘娘一道给她讲道理之后,她才明白,天下人是不能饿肚子的,如果天下人饿肚子,那就证明她的父皇没有做一个好皇帝。

却没想到,一来到这个大慈恩寺,就听见他们说,这里有饿肚子的人。

心平立刻说道:“你们说谎!怎么可能有饿肚子的人!”

听见她这样大声嚷嚷,那不忌和尚和明心都吓了一跳,明心慌不择法一把蒙住了她的嘴,说道:“小殿下,你千万别嚷嚷。”

心平气鼓鼓的扒拉下他的手,说道:“是你们骗我,天底下怎么可能有饿肚子的人?如果天底下有饿肚子的人,那不就是父皇没有做好皇帝?好哇,你们敢说我父皇不是好皇帝,我告你们去!”

清纯长发美女在海边唯美写真

明心也傻了。

没想到这么个小丫头,小时候跟他一起流浪的之后还只会嗷呜嗷呜的叫,连人都不会喊,如今嘴皮子这么利索,叽里呱啦自说自话一阵把他们的“罪名”都给定下来了。

心平说完就转身要往外跑。

谁知她刚一跑到门口,那不忌和尚抢先一步拦在了厨房门口,大大的肚子像一堵肉墙似得挡在心平面前,她撞上去又给弹了回来,差一点仰面跌倒,明心急忙扶住她,焦急的说道:“小殿下,你没事吧?”

心平气鼓鼓的甩开他的手:“你走开!”

明心没想到自己只是跟她说两句话倒招来祸端了,苦口婆心的说道:“你可千万别怪罪我们,我们没有说皇上的意思。”

心平瞪着那像一座肉山一样挡在门口的不忌和尚,又转头看向明心:“那你们说,怎么会有饿肚子的人!?”

“这——”

明心到底年纪还小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。

这时,那不忌和尚笑眯眯又走了进来,还顺手把厨房门也关上了。

他长得又高又壮,但一身的肥肉看着倒是不怎么吓人,加上眼睛小小的,笑起来跟弥勒佛一样。他笑眯眯的走到心平的面前,说道:“小殿下,天底下当然有饿肚子的人。”

“怎么可能?!”

“你饿过肚子吗?”

“我当然没——”

心平原本要说什么,但转念一想,那两年她的母妃不让她吃东西,有的时候还故意让她饿一饿瘦下来些,那个时候,的确是饿过肚子的。

她想了想,立刻说道:“那怎么能一样?我饿肚子,是因为母妃不给我吃的!”

不忌和尚笑眯眯的说道:“那也一样啊。那些饥民饿肚子,也是因为人家不给他们吃的。”

心平问道:“谁不给?”

明心听得冷汗都要留下来了,小心的看向不忌和尚,生怕这个生性散漫,不怎么受寺规拘束的师兄说出什么惹祸的话来。

而幸好,不忌和尚在他紧张的注视下,只笑眯眯的说道:“地不给啊。”

心平睁大眼睛:“地?”

明心听到这个字,也愣了一下。

不忌和尚笑道:“对啊。小殿下你想想,如今这个年月,粮仓里的粮食过了一个冬天已经吃完了,可农民们刚刚把种子撒下去,地里长出的苗都还是青的呢,地里结不出新的粮食,他们吃什么呢?那可不就是土地不给他们吃的吗?”

心平想了想,说道:“你说的是——青黄不接吧。”

不忌和尚都愣了一下。

他没想到,一个连“饥民”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公主,竟然会知道“青黄不接”。

他笑道:“没错,这就叫青黄不接。青黄不接的时候,是老百姓最难过的时候,他们没吃的,可不就是饿肚子,那饿肚子的人不是饥民又是什么呢?”

“……”

心平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以她仅有的所知,她认为自己的父皇是个好皇帝,一定会让所有的人都好好的,可是,青黄不接是皇陵观那个老道士告诉她的,母妃他们也都认同,而青黄不接的年月会有人饿肚子,好像也是应当。

那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她的父皇,还是个好皇帝吗?

心平一张小脸几乎都要皱在一起,沉默着许久都说不出一个字来。看到她这样,明心倒是松了口气,好歹不用闹出事来,他正要安慰这位小公主一下,就看见心平突然抬起头来,说道:“我要去看那些饥民!”

明心顿时吓了一跳:“这,不好吧。”

心平扬起小下巴,说道:“什么不好,我要去看!如果你们不给我去看,我就告诉父皇你们骂他!”

明心没想到自己真的惹上了一个煞星,简直哭笑不得,而那不忌和尚倒是有些意外,他看了心平一会儿,然后笑眯眯的说道:“也好,如果公主殿下要去看,那贫僧就带你过去。只是,公主殿下可不要被吓到了。”

心平道:“我才不会呢!”

说完,她便跟着不忌和尚走出了厨房,明心没办法,只能认命的跟上去,一路走,一路双手合十低诵佛号,只祈求着今天不要闹出事来。

另一边的偏殿里,南烟坐着喝了一会儿茶,往外面看了一眼。

已经过了一刻钟了,祝烽还在重恩塔里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不过,倒也不奇怪。

之前他一个人留在皇陵观的后山上,整整大半天的时间,这一次不仅是塔娜公主,那重恩塔里还有他祭祀的高皇帝和仁孝皇后,恐怕要说的话还多。

就再等一会儿吧,反正这里也算凉爽。

她又喝了一口茶,突然想起什么,往外看了一眼:“心平呢?”